您现在的位置:详细内容

奴隶社会活化石


在泸山风景区中部一缓坡平台上,坐落着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

  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系全国惟一一个研究单一民族、单一社会形态的专题性博物馆,是研究奴隶社会的资料宝库,有“专题博物馆典范”之誉。是人类历史上保留最晚、保留时间最长的奴隶制社会活化石,也是研究奴隶制社会的活教材。

  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是我国彝族文物较为集中的藏馆。1981年国家拨专款兴建此馆,1985年8月4日建成并正式开馆,1988年对展品内容和展览形式进行了较大的修改和充实。特别是通过2006年的全面改造,并加入若干现代高科技成果,从而有了现在的规模和面貌。

  博物馆占地29900平方米,馆内建筑面积8000余平方米。建筑风格,典雅古朴中,浓郁的彝民族特色与现代元素巧妙结合,相得益彰。馆区庭院式走廊因地因势布局,高低错落,迂回有致。

  馆前半圆形观景平台,凌空架设,地势高峻、前突,视野开阔。人立长廊上,山脚下的邛海、海北侧的西昌城区、海南端的大箐梁子、螺髻山峰、海对面绵延起伏郁郁苍苍的飞播林,以及隐约于林木青苍的泸山胸腹部的重重寺庙、亭、塔,尽收眼底。平台上,12根浮雕式彝文字艺术柱,傲指天穹。平台一周的垛口式围栏,古朴而庄重。

  馆前台地上,大型雕塑“凉山之鹰”抢眼夺目。彝族自誉为鹰的后代。这是一位剽悍魁伟的彝族汉子。他腰插短刃,身披察尔瓦,头挺英雄结,口吹牛角号,面对空阔浩渺的邛海,身姿前倾而有振翮腾空一笑冲天之势,表现出彝民族勇武刚强的性格,和觉醒了的彝族人民一往无前奔向美好未来的英姿。

  登上29级台阶,来到一宽阔平台,两侧各踞石虎一尊。彝族先民以虎为图腾崇拜,据考证,这是远古羌戎虎伏羲氏族部落时代的遗留。29级台阶,则隐喻凉山开始民主改革(1956年)到此奴隶社会博物馆建成(1985年)的时间跨度为29年。

  平台上是一个彝族祭祀台,两侧立4根祭祀柱。祭祀柱上,分别刻着象征权力的猴、象征力量的大象、象征智慧的青蛙。柱子上的孔洞,有缚奴隶之说,也有祭祀时放油灯之说。

祭祀台代表着彝族统治阶级的统治意志。

  祭祀台后,左右两边的园内,还有两座极具象征意义的大型雕塑:右边,是一堆被斩断了的粗壮绳索;左边,是一副被打开了的金属锁链和镣铐。一只镣铐、几串锁链,构成对历史和未来的追问;一根粗壮的绳索、一段曲折的历史,阐释一个觉醒的过程、一个崛起的时代。

  两座雕塑,具象地表现了彝民族从野蛮的奴隶社会制度下,获得了翻身和解放。

  博物馆有馆藏文物3100多件。文物藏品等级之高,之宏富,这在全国地区级博物馆中是少有的。

  博物馆展示形式新颖,共设8个展厅、1个多功能厅。主要展厅有“序厅”、“社会生产力厅”、“等级、阶级厅”、“家支、习惯法厅”、“宗教信仰、婚姻家庭、文学艺术厅”和“风俗习惯、奴隶和劳动群众反对奴隶制斗争厅”、“凉山出土文物厅”、“民居院”等。其彝族文物藏品之丰,为全国仅有。其中很多文物、资料具有深邃的文化内涵。它们紧紧围绕凉山彝族奴隶社会这个主题,分门别类,融现代科技及声、光、电于一体,图文并茂,声像齐备,实物众多,较完整地记录了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制度发生、发展和灭亡的历史过程。真实而生动地展示了凉山民主改革前奴隶社会的政治、经济、军事、宗教、历法、法律、文字、文学艺术及民居建筑。也反映了凉山人民光辉灿灿的历史文化,以及他们的聪明才智和创造力。对研究人类学、民族学以及其他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都有着不可替代的史实价值。

  绵长的奴隶制社会严重束缚了生产力的发展;而凉山彝族奴隶社会生产力长期处于低下、封闭状态的结果,使血缘关系与等级关系交错纠结在一起,并使血缘关系在等级划分中起决定作用。于是有了严格的以血缘为基础、以等级为准则的等级婚姻、等级世袭、等级占有、等级剥削等社会现象。在这里,既有代表奴隶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的生产、生活用具,又有代表彝族毕摩文化的各种神器实物。既有“兹莫”(即“土司”,凉山彝族最高统治者)标志其统治权威的“官印”,也有“诺合”(即“黑彝”,凉山彝族最高等级)作为凉山上层“贵族”用以享受的餐具、酒具和银质马饰。既有奴隶主血腥惩罚奴隶的镣铐、铁链、木鞋等各种刑具,也有奴隶们起义时使用的弓箭、长矛、大刀。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将严格的等级从属占有关系和阶级压迫、阶级剥削关系融为一体,形成了没有文字的“法律”,即“习惯法”。低下的社会生产力,封闭的自然地理环境,森严的等级、家支制度和“习惯法”,是凉山彝族奴隶制社会得以长期存在并延续达两千多年的主要原因。

  这里展出的彝族谱系,是彝族推算历史的惟一依据。常言“凉山彝族奴隶社会有2000年历史”,就是根据彝族等级制度产生的谱系代数,至1956年民改,共约70代,按习惯每代30年推算,有2000多年。相当于春秋战国时期。而馆藏“凉山彝族送魂路线图”和“石板墓”出土的战国时期青铜器等文物,则表明凉山彝族原本不是这里的土著民。有史料证明彝族是唐代以后陆续从云南迁入的。

  馆内还收藏有凉山民间广为流传的、反映奴隶社会道德观念的训世诗《玛木特衣》、史诗《勒俄特衣》彝文手抄本、彝族天文学历史古籍“扎莫”楞算书、彝族历法“十二兽历”和“二十八宿历”。这种历法,至今在彝族农村仍普遍使用着。而毕摩为病人“招魂抚灵”仪式中的实物插枝图,实际上是一幅完整的星座图,其中包含着深奥的天文学知识,在世界天文考古学方面别具特色,是当今国际天文学研究者们关注的课题。

  此外,具有强烈政治色彩的彝族奴隶社会婚姻制度,即“等级内婚”,和带有母系社会残余的“姑舅表优先婚”,以及服饰、宗教、丧葬、节庆等等,在这里也有展示。

  陈列品中,自然少不了极具彝族特色的鹰爪杯,以及各种做工精美的漆器、金银器和挑花刺绣饰物等。

  1996年博物馆增建“民俗院”,建有代表彝族传统的碉楼式建筑及瓦板房数座。主体建筑为“土司房”,共用杉木140平方米,全部穿逗结构,不用一钉一铆,由82岁的阿西拉坡老人率领其彝族工匠世家里的6人施工建造,包括梁、柱、檩,以及斗拱和牛羊头雕饰全部构件达2700多个,不用图纸不用尺,全凭老人手卡臂量,心算口述,合成时竟分毫不差,甚至连门锁和钥匙,也是老人用木头做的。令人叹为观止。

  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作为“中国百家有特色的博物馆”和省属重点博物馆之一,开馆以来,接待了200多万参观者,和10多个国家的政府、专家团体,慕名而来的中外专家、要员无数,或观光旅游,或进行人类学研究。建馆之初,便有日本宇佑神宫的马场纪美史住进馆里,为日本大和民族与中国彝族之间的渊源关系寻找证据,且有惊人发现。1988年,马场先生与日本天皇祭师河野美纪子再次来访,并将研究成果写成了一部学术专著。

  每年暑假,来自全国各地和台港澳地区的大中学生夏令营活动和假期社会实践活动的参观者,不下两三千人。

  凉山是我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凉山彝族奴隶社会自春秋时代起,在一种封闭、停滞状态下,令人不可思议地延续了两千多年,直到1956年民改前,这里的大部分地区仍保留着较为完整的奴隶制社会形态。民改,使这里的人民一步跨人社会主义社会,可谓一步越千年。置身于这些沉默的陈列品前,使我们惊讶于奴隶社会离我们是那样的遥远,却又曾经是如此真切地存在于我们的身边;而人类走向文明之途上的艰难跋涉和顽强努力,更教我们不胜感叹。

  作为对外文化交流的窗口,和四川省首批确定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一,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对于帮助人们了解奴隶社会,认识人类社会发展历程,帮助人们了解彝族悠久的历史,认识勤劳、智慧、勇敢的彝民族,从而弘扬民族文化,增进民族团结,以及进行爱国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教育,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